追憶.似水年華 【2】


爬上了樓,打開門一看,客廳裡果然空盪盪的。平日的人聲鼎沸已遠,只隱約看到雲卿姊的房間裡還透著點光亮。


研究生果然是不一樣哦,都放假了還那麼用功!看來自己不努力也不行。

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換了輕便的休閒服,再打書包裡拿出記事本來,先看看有什麼事急著要辦。其實都唸到大四了,課並不多,倒是畢業專題的份量不輕。喔,對了,說到畢業專題,倒是該跟系主任談談畢業展的事了——看看咱們這一屆是不是要隆重舉辦哩,順便找幾家贊助的廠商?

嗯,先拿筆記下來,等放完假就跟主任談談!

好啦,畢業展的事就這樣辦,接下來該做些什麼呢?剩下來的,好像都是自己的瑣事了。嗯,那先寫專題報告好了。

把擱在床邊的隨身聽拿了過來,隨手挑了一卷錄音帶。我喜歡一邊聽音樂一邊讀書﹑寫作業,這是從高中就養成的習慣了﹔聽音樂能讓我做起事來更專心,而且得心應手呢。儘管迺慧跟儷雅笑我是樂癡,我可一點兒都不以為意﹔試想如果沒了那動人的旋律,還真不知該如何打發時間呢!

管它今晚的煙火多麼底璀璨,就讓舒伯特陪伴我整夜吧。戴上耳機,按下了Play鍵,開始寫我的作業囉。

糟糕,怎麼過了兩分鐘還沒聽到前奏?拿下了耳機,仔細檢視隨身聽,哎呀,好像是電池沒電了啦。隨身聽很耗電,平常我都是用充電器的,可是今天做實驗時帶去用,似乎就放在學校的實驗室忘記拿回來了……

這,這可怎麼辦才好!今天實驗做得好累唷,懶得再回學校去拿了,也不想還要下樓到便利商店買電池說。嗯,房間裡面一定還有新的電池吧,上次不是才跟迺慧到家樂福合買了好幾盒,先找找看好了!

奇怪,平常用不著的時候,電池一個一個的散落在抽屜裡,怎麼現在要用就都找不著啦?雲卿姊手邊應該也有才對,可非到必要我不想去打擾她。再找找吧,哎!索性把這張大書桌所有的抽屜都拆了,看看電池會不會是掉到裡面去了?

突然想起前陣子班上同學們迷上了星座這玩意的事,好像全天下的人就只能化約為十二種典型似的!回想當時,我還嗤之以鼻呢!瞧儷雅拿著星座書數落我的個性:處女座的人啊,固執﹑不服輸……言猶在耳,如今思及彷彿還真有幾分道理?我竟會為了電池這等微不足道的事而大費周章,想我偏執的個性似乎真的顯露無遺了,呵呵。

房間裡這張杉木書桌,實在是太大了,據說是好久已前的房客留下來。因為整張桌子的質地還不錯,又一直未曾處理掉,結果就被歷代的房客沿用至今。當初和學姊來看房子的時候,也是貪圖這張現成的大書桌,可以放置很多的書刊,所以自個兒才想也不想的就選了這個房間。

可那書桌實在太大太重,也有點斑駁陳舊了。平常要好好整理都不容易,連大抽屜都關不太上去,只能勉強扣上。現在可好,光是卸下兩個旁邊的小抽屜,就花了我一番工夫。

把兩個抽屜擺一旁,好奇底蹲下身來瞄了一眼桌子內部的結構,裡面黑黝黝的,看不真切。

咦?大抽屜的後面,似乎有個白白的東西掉下來了!好像是一封信耶,伸長了手進去撿,摸索了半天終於被我撿到了。

拍掉了信封上的灰塵(哇!可見不知放了多久?),定睛一看:呀,這是什麼跟什麼嘛!信封上居然寫著『給我的小公主』,信封背面的署名是仰慕者敬上。

to be continued……

★ 特色圖片來源:unsplash.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