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似水年華 【4】


將這些東西都搬到桌上來逐一檢視,輕輕拂去附著在紙張上的灰塵,紛飛的塵埃與思緒啊,彷彿就在這麼一瞬間輕舞飛揚。


一股腦兒地,全都跌進了我那入秋的心房。

把那一張張裁得整齊的便條紙落在一塊兒,紙條上的字跡跟那封信的一模一樣,顯然應該是同一個人寫的吧?

雄渾的筆觸,孤寂的柔情,慢慢佔滿了矇矓的視野,「對不起!對不起!懿玲,是我太在乎妳了……」

「妳說如果我愛妳,就該讓愛自由,讓愛自足於愛……我明白,請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努力給妳看;不是我不懂,我,我只是因為太愛妳啊!我沒有好家世,也沒有俊秀的相貌,我只有妳……如果連妳也放棄了我,我將痛苦得一無所有。」

小小一張便條紙,寫滿了相思的字句,翻過背面,竟然是一段鉛字打印的文章:「胡適無論如何是參與五四自由思想運動的思想家,從今日看來他是一個有先見之明的人。他曾說:『自由不是容易得來的。自由有時可以產生流弊,但我決不因自由有流弊,便不主自由。我們還要因此更希望人類能從這種流弊中學得自由的真意義,從此得著更純粹的自由。』……」

再也讀不下去,苦澀的情愛儼然歷歷在目,不禁悲從中來,失落不知不覺爬上心扉。黑漆漆的暗夜裡,竟貧乏得令人找不著一絲希望與光亮;我趴在床沿暗自哭泣,任淚狠狠底濕了心情。

過了許久,才又起身拭去了淚痕(萬一被雲卿姊看到,那就不好意思了)。收斂了心情,手卻還緊緊抓著那些便條紙。我不禁捫心自問為何動容,我何雪萍不是向來都以理性而自豪麼?

只不過是幾張陳年泛黃的紙條跟一封信罷了,怎麼會如此輕易的把自己弄哭,莫非……莫非真是因為觸景生情?都過了快兩年,難道說凱離我而去的事實,我都還不能接受麼。

那時節呵,凱是不是也這樣趁我不注意,在我的課本裡塞進一張又一張紙條呢?

還記得大一那年的耶誕前夕,一張平凡無奇的紙條躺在我的桌上。從左邊翻,一個陌生而帶著點輕率的口吻說著「同學,我可以追妳嗎?」從右邊翻呢,熟悉的字跡躍然紙上,「萍最好了,跟妳開個小玩笑,可別生氣唷!」

在那年少無知的歲月裡,只要一想起凱眨巴眨巴著眼注視我的神情,(萍,我喜歡妳!),我就難以忘卻兩個人恰似天邊彤雲般羞澀的容顏。雖然如今這一切已成往事,凱也不在我的身旁了,但這來時路總是永難忘懷的。

在臺大的癌症病房裡,刺鼻的藥水味並不能嚇走我,枯瘦如柴的凱也不能讓我磨滅了對愛的印象;身為人啊,在面對許多事的時候,終究不是說忘就能忘的。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還記得在病房裡,凱最愛吟李商隱的這首「錦瑟」,也許因為詩扉裡有我和他的心事吧?

雖然發現得不算晚,本身學醫的他還是捱不過病毒的苦苦煎熬與侵犯,在一個和今晚一樣深的夜裡,悄然底閉上了他那雙迷人的大眼睛。摯愛的凱,終究仍是撒手離我而去。

嗯,凱如果地下有知,他是否也會祝福這對前途未卜的學長姊呢?我想,我想會吧。

to be continued……

★ 特色圖片來源:unsplash.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