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


如果說「注意力」是這個世界最稀有的貨幣,那麼,我覺得「信任」應該就是黑夜裡熠熠發光的罕見珍寶。


「信任」兩個字說起來很簡單,做起來卻是很困難的事情。過去因為曾在網路、媒體產業服務的關係,我總愛開玩笑地說:「嗯,我認識的人很多,但認識我的人可能更多噢!」這話不是自負,也不是吹噓,誠然只是陳述一種現象罷了。

但不管是真實生活中的好友,或是臉書上頭總數接近兩千七百位朋友,我必須坦承,能夠談得上「信任」的好友,怕是不多吧?按讚或者說著恭維的話,總是比較簡單,但能夠真心交往而不計較利益的朋友,幾希矣。

但換個角度思索,或者我還算是幸運的?雖然超級好朋友沒有很多,但在兩岸或者世界的某個角落,總還是有些知交。有些朋友雖然本身的事業很忙,或者在遙遠的國度、島嶼,甚至已是多年不見;但透過網路或者書信的聯繫,偶爾聊上幾句,那怕只是一個笑臉符號、一張貼圖,或是直接而未經修飾的建言、斥責,總能夠給自己無限的鼓舞和勇氣。

我知道,人生場域之中最可貴的不是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這幾年,我的工作和生活並不是很順遂,過去的光環和可利用價值也慢慢地消褪。現在還願意理睬我的人哪,乃至於不吝給我建議和批評、指教的朋友們,我都細細珍惜,真的很感恩這些良師諍友。

最近因為要教個人品牌的課,所以涉獵了一些相關書籍。下午在讀《超級IP》這本書,作者也提到了人與人的連結。我嘗想,當人也成為一種IP,那麼信任也許就會是一種特別稀缺的價值吧?

從IP到品牌的蛻變過程,耐人尋味。傍晚剛好在另外一本談品牌的書上,看到一段有關友誼與信任的文字,讀起來特別有感觸。                                        

場景拉回1995年的德國,網球女將葛拉芙因為她父親(也是她的教練)的逃稅事件,受到很大的非議。這個時候,她的朋友選擇站出來,給予她偌大的支持。

她無以回報,便選擇在德國的報紙上刊登感謝廣告。上頭沒有煽情的文字,只是淡淡寫著:

A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deed!

好棒的一段話,寫得真好。

唯有困境裡伸出援手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

說個題外話,1997年的時候,就在葛拉芙因為父親逃稅案而不堪重負時,阿格西及時站到了她的身邊,葛拉芙為此對他心存感激。或者,兩個人之間的情感種子,就是從那時埋下的。嗯,未可知也。

無論如何,從信任所延伸的這段戀情,二十年後再度回顧,總是格外地動人,你說是不?

★ 特色圖片來源:unsplash.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