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教我的事:追求耐心的回報


因為今天上午在松山文創園區參加記者會的緣故,中午便就近約了任職於台灣大哥大集團的兩位朋友一起用餐。


飯後折回園區,順道逛一下久違了的誠品生活松菸店

逛書店,誠然是生活中隨手可得的樂趣。在輕音樂流洩的氛圍裡,愉悅且放鬆地翻閱一本又一本書,彷彿走進了作者所構築的世界裡,假裝自己正在跟這個世界對話。

就這樣逛著逛著,恍惚間忘記了時間,反覆走過書店的每一個角落,回過神來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駐足在某一櫃之前。定睛一看,赫然發現上頭有好多本經濟學相關的書籍,想到最近正在看《親愛的臥底經濟學家》作者提姆.哈福特的新作,忽然有個奇怪的念頭迸了出來——嗯,如果當個經濟學家好像也不錯?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蘋果橘子經濟學》、《親愛的臥底經濟學家》這類暢銷書籍的影響,讓我產生一種錯覺?彷彿平常隱身學術殿堂裡的那些擅於數理推演的經濟學家們,寫起文章來也相當厲害!不但可以結合理論和實務,各種案例信手拈來,無不妙筆生花。

最近,拜讀幾位活躍於兩岸學術圈的經濟學者的論述,也有類似的體悟:無論是閱讀「得到」App上的專欄《薛兆豐的北大經濟學課》,乃至於在Facebook上追蹤吾友臺大經濟系馮勃翰副教授的動態,都讓人感到驚艷。他們都是年輕的學者,不但有豐富的學養,更有自己獨到的觀點和見解,令人佩服。

小時候曾立下許多天馬行空的志願,諸如醫生、科學家、作家或記者什麼的……如今再細細回想,不免啞然失笑。嗯,好像自己從來不曾想過要當一名經濟學家耶?經世濟民,聽起來多麼偉大呀!雖說經濟學家未必擅於創造、累積財富,但卻能透過嚴謹的數理模型分析,對複雜的世事做出精準的預測,解讀各種難解的經濟問題。現在想想,讀經濟學或許是件浪漫的事呢?不但可以用不同的脈絡和觀點觀察身處的世界,也能夠對國家、社會有所貢獻。

其實我並不討厭經濟學,甚至要說喜歡也可以——儘管大學時代的經濟學曾經拿了99分,但我想應該只是一場誤會。汗顏的是老早就把那些理論都還給老師了,什麼邊際效應、貨幣需求還有拉弗曲線,真的離我好遠好遠。

原以為經濟學和我再也沒有瓜葛,但人生就是這麼奇妙!上學期,在臺大工工所學習賽局理論和經營策略,這學期又接觸到風險控管和生意模式,感覺都和經濟學有所關連哪!如果少了經濟學的基礎訓練,就難以參與全球經濟。嗯,也許這輩子很難成為經濟學家了,但我真該多花點時間來涉獵經濟學書籍,從不同面向來學習商業思維。

看到眼前這滿滿一整櫃的經濟學相關書籍,忽然讓我想起「存在主義之父」齊克果曾經說過的一席話,或許這些著作等身的經濟學家,就是這樣……

謙遜和驕傲,同時存於天才心中。說他謙遜,是因為其最終目標並不是想和任何人一比高下,就好像他知道其他人對此事也會抱有多此一舉的態度似的;說他驕傲,是因為他真認為自己是獨一無二的。想想吟唱的夜鶯,不也沒有非要和人一比高下嗎?而它又同時是驕傲的,它根本不在乎有沒有被人傾聽,實際上天才和夜鶯的精神一樣……

知道自己的駑鈍,和天才的境界可是天差地遠,所幸經濟學講求的是「耐心的回報」,這才教我稍稍心安。但願我能學習經濟學家的勤奮與敏捷,做內心強大的自己,秉持「行百里者半九十」的精神,從持續思考與踐行之中去覺察人生百態。

★ 特色圖片來源:unsplash.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