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溫和,是有毒的糖

 

daria-nepriakhina-guiQYiRxkZY-unsplash

一直以來我以為我是個溫和有禮的人因此我偏好和平和避免衝突很多溝通我偏好使用紙本或訊息溝通

 

但一日我發現我送出的訊息和書寫文字反映一大堆對自己不信任和懷疑原來過分溫和、過分有禮貌來自缺乏自信和自我懷疑

 

l   請問你有這個裝箱單嗎? Packing list

l   麻煩你你可以提供我這份銷售收據 (invoice)

l   如果可能請你再幫我確認這件出貨異常

l   請教一下要不要請廠商更新一下產品資訊 ….

 

現實是,出貨單據是銷貨同事需要處理,而且銷貨單位一定要提供給客人。因此,出貨單位一定要提供, 銷貨單位一定需要這文件換句話說 我一定得要窗口同事提供完整的訊息給我沒有可不可能麻不麻煩的問題。這個情境是單純兩邊工作和責任內容。沒有哪一方強求另一方。

 

我發現,是我自己過度的溫和表達,造成的誤解。原來過度溫和,是有毒的糖衣。而這後面隱身的是,我對自己的不自信、不肯定和自我懷疑。因此,我不認為自己有價值。我覺得請求是麻煩別人。

 

我不合適的表達和溝通,造成不正確的情境;反而讓引導出同事不合適的反饋。例如: 可以晚給文件,或不給文件。甚至營造出兩邊窗口的不對等氛圍。(幕僚變得官僚、趾高氣昂。);也因此造成不同部門間的不協調。

 

現在,我在發出訊息或表達前,都會再次看看文字。把不需要存在的、多說的、 繞路的、自以為的溫和、自以為有禮貌的部分移除。

 

我肯定我的工作;也知道我的我的工作請求,是有意義的。因此把多添的調味,拿掉吧。把自以為的溫和和有禮貌,拿掉吧。

現在我跟同事的對談,愈來愈好。不需要繞來繞去的猜心了。

張貼留言

0 留言